加杠杆做代持 看看债券生意业务员的灰色名利圈

您的位置:配资公司 > 配资策略 > 浏览 评论

  2016年12月15日,上证国债指数在其日K线图上跌出一根突兀的绿色柱子,似乎被尖锐的斧头砍过而留下的伤疤。

  在期货市场上,盯准国债价钱的期货物种10年期国债期货、5年期国债期货双双跌停,缔造了上市以来的“首次”纪录。两者的成交量都放大到此宿世意营业日的一倍以上,意味着有凌驾一倍的债券被疯狂甩卖。

  股票市场上,上证指数跳空低开,以前一天收盘价的3140点左右下跌到最低点3100点。

  上证国债指数盯住的是在上海证券生意营业所举行上市生意营业的国债品种的价钱,随着10多年来钱币的大量投放,水涨船高,它的价钱从2003年1月2日宣布时的基点100点,到达现在的160左右。

  中国的债券生意营业,发生在生意营业所的占比很小,上证国债的颠簸仅能窥探债市震荡的一角。90%之上的生意营业发生在银行间市场,在那里,债券生意营业员们依附私人圈子,用类似美国影戏中的电话报价、下单的模式举行生意营业。

  生意营业员的艰难一天

  华东某钱币经纪公司债券生意营业员王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2016年12月14日晚上,国海证券“萝卜章”的新闻普遍撒播之后,就接到向导的指示。

  越日,12月15日早晨开盘前,王明在地铁上还在一直地打电话,“1个亿有没有?5000万?”王明已经顾不了体面喊出来,引得行人异样的眼光,但依然很难找到资金。王明发现,由于国海证券事务带来的攻击,银行都不敢把资金给证券公司等其他机构。此前,银行间相互融资的利率水平与银行给非银机构融资的利率水平,也就相差十几个BP,现在却差了上百个BP。一开盘,国债期货就迅速跌停。

  在生意营业室里,王明对着电脑手指飞快打字,与种种QQ群、微信群中的偕行们并行攀谈。桌子上的电话一直响起,像步话机一样的直线通讯工具越发忙碌。当客户们给予生意营业指令时,会对王明说,“要收5年4.5%左右的中票”“一周内,收10亿信用债,收益3.5%以上即可”。

  像王明这样入行两年的债券生意营业员已经积累了圈子里的不少人脉,他的许多同砚也是在其他机构做债券生意营业,以是,正常情形下,在这些事情资源中寻找到最合适的生意营业对手并不难题,但事实上,这一天的事情却极其艰涩。

  唯一能调剂这一天的趣闻是,债券生意营业员们交流的QQ群里,突然泛起国海证券的人,并说要做生意营业,连忙就遭到所有生意营业员们的揶揄和讥笑,“国海的讲讲内幕呗”“内幕就是没人会和国海做生意营业了”……

  王明所在的部门,开展的是债券经纪营业,也就是专门认真笼络,给生意双方做中介。恰是由于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人工生意营业模式,信息不透明,使得王明的营业有生涯空间。王明平均天天需要做几十笔生意营业,利率债生意营业每笔都在1000万元之上,信用债的生意营业每笔的规模约为3000万元,王明公司只收取客户支付的生意营业费。